乐鱼下载

我用顶级VR玩了半年体育游戏然后报了线下的兵乓球班

Posted by admin

2014年,现更名为Meta的Facebook以2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Oculus,回头来看,这是Meta元宇宙的重要里程碑。Facebook之后,亚马逊、苹果、谷歌、微软、索尼等科技公司纷纷布局VR领域。

VR(Virtual Reality)即虚拟现实,以创建虚拟世界,为用户打造沉浸式体验。5G加速了VR及设备的应用,曾有人将VR体验类比成戴上3D眼镜观影,3D画面栩栩如生,但实际固定在画框内,类比VR其实不那么准确。VR眼镜配有多个摄像头和传感器,可实时实地抓取用户周围场景,并将之转码投放到VR设备里——用户摘下VR眼镜看到什么,戴上VR眼镜就能看到其对应的场景,现有技术已经实现。

但是,正如十几年前手握按键手机的消费者一样,在触屏手机席卷市场之前,可能都对“触屏机”、“全面屏”有所怀疑,在VR设备真正普及之前,大部分人认为VR设备是“概念性”的,这是人之常情。

纸上得来终觉浅,为了缩短信息迟滞导致的认知延迟,我在去年11月底购入一台Oculus。几个月的体育游戏实测后,我对VR有了新的认识,下面结合测评,分享VR可能给体育带来的可能性。

游戏界面里,玩家面前呈现的是一张乒乓球桌。系统自带虚拟教练,根据玩家要求,调整自身水平,单手轻持手柄,便可开始进行击球游戏。此外,游戏支持联网对战,玩家可以邀请朋友进行一场超越空间的乒乓球大战。

现实生活中,乒乓球从启蒙到对战的提高并非朝夕之间。我国在高水平乒乓球领域的绝对优势,虽然让这个项目有广泛的群众基础,但相对较高的对战门槛,往往令这项运动对泛乒乓球人士望而却步。要领略到这项运动的魅力,至少需要六个月的练习时间,而很多爱好者对这项运动的好奇,就在几个月“入门难”的挫败感中消耗殆尽。

VR乒乓球的出现,解决了“根本接不上球”和“找不到人练习”的乒乓球启蒙痛点。首先,VR乒乓球的发球迅速,重新发球,就跟手机屏幕左右切换一样快,这就省下不少捡球拿球的时间。并且,玩家还可以调节VR乒乓球教练的水平,即使玩家一个球都接不上,乒乓球教练还是“不厌其烦”地继续和玩家练习。

我体验了几星期的VR乒乓球后,出于兴趣,便报名了成人乒乓球课。有意思的是,线下的乒乓球教练在几个发球之后,便问我是否之前接触过乒乓球,因为看起来“不像没基础的。”

虚拟乒乓球到实体乒乓球的能力迁移,引起了我的好奇,于是专门联系了美国天普大学商学院的体育市场营销教授丹尼尔·方克。据方克教授介绍,虚拟体育用作运动的启蒙入门,有着时间、空间、设备、资金、人力资源上的优势,业余运动爱好者对新接触体育项目的喜好度、参与率和竞技水平,都与其玩该项目VR游戏的时长呈正相关。

总结说来,“虚拟体育”可以视作为运动爱好者在接触新体育项目之前的“学前班”。在美国,尤其是欠发达社区,一些体育类的社会企业和NGO,已经在社区布置VR设备,用作帮助贫困儿童接触新体育项目的工具。

毕竟,即使平易近人如乒乓球,第一次练习也需要找到一张乒乓球桌、一把乒乓球、一盆乒乓球还有一个教练,而一套VR设备能满足上诉所有基本需求,甚至还能更受孩子们欢迎,这对囊中羞涩的体育青少年爱好者及家长来说都是利好。

我将Oculus先后借给几位25岁左右的朋友,他们声称在GOLF+上学会了打高尔夫,这并非玩笑。

和VR乒乓球一样,GOLF+对高尔夫规则的介绍、对分数的计算、对高尔夫游戏环境的沉浸式指导,打破了资金的限制,且十分具有启蒙性。

据懒熊体育了解,在广州东莞观澜湖的高尔夫球场,四人组队体验一场9洞高尔夫球的场地费和球鞋球杆的租赁费,再加上小费,高达7000元左右,这还没算上请教练的费用。自带装备的高尔夫爱好者在观澜湖打18洞高尔夫,单人的价格则为1500元左右。目前国内的泛高尔夫人群,包括下场打高尔夫、观看高尔夫比赛、关注高尔夫新闻动态的人,大概有300万。其中,亲自下场打球的人大概是100万。高尔夫高昂的费用,让绝大部分人对高尔夫望而却步。即使有兴趣,也只能看看比赛。

但是,VR高尔夫的出现,让任何对高尔夫感兴趣的玩家都能一探高尔夫奥秘。可以说,VR高尔夫抹平资金、时间、空间所带来的局限,能让对高尔夫运动感兴趣的人初步了解高尔夫的魅力。

该VR拳击项目分为对抗模式、练习模式和健身模式。每天15分钟的健身模式,可以轻松帮助燃烧卡路里。

在游戏中,玩家不会看到任何教练,迎面而来的是一个个需要连续击打的光圈。玩家需要在掌握基本操作后,随着背景音乐,握紧左右手柄,击打由远及近的光圈。双手出拳的速度、力道、准确度,是游戏通关的关键。

15分钟的连续出拳足够让人挥汗如雨。普通人的日常运动需求,这个VR游戏就可以满足。作为一项注重个人竞技的项目,VR拳击可以作为拳击课之余的个人练习补充。

Beat Saber是Oculus Quest2平台上最受欢迎的游戏,其不俗的健身效果也值得一提。

在游戏时,玩家一边听着时下最流行的音乐,随着节奏的变化,用左右手操控两把光剑,击打由远及近、迎面而来的蓝色和红色的方块。方块飞近时十分具有压迫感,需要玩家敏捷、力量、节奏感同时在线,才能一一击打。

要通关一首歌,玩家得付出大量的体力跟精力。这也是为什么这个游戏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VR体育项目,但其暴汗燃脂的健身效果,也让其在本文中占有一席之地。

相比上述三种传统体育的虚拟形式,Beat Saber所代表的健身类游戏/轻体育的受众范围更加广阔。Beat Saber在平台上的风靡,与飞盘游戏在城市中的兴起也有异曲同工之妙——能流汗、入门简单、有社交性、画面好看、费用低。

除了游戏,VR设备还支持全景观看比赛、开虚拟会议等,归属于字节跳动的Pico VR就在4月22日转播了德国国家德比。

2021年5月,Pico发布新品Pico Neo 3,一天内销售额突破千万元。据IDC数据,在2020年第四季度,Pico占据国内VR市场份额的57.8%,年度排名第一。然而在全球范围来看,Pico Neo 3的市场份额不到1%。由此可见,国内VR市场的潜力尚未挖掘。

在现有的VR设备市场中,Meta的Oculus Quest 2稳坐当今第一把交椅,售价299美元。2021年的圣诞节假期期间,与该VR眼镜配合使用的Oculus App在苹果应用市场打败TikTok,成为下载榜榜首,从侧面反映了该VR设备在美国的火爆。4月27日,Meta更是宣布,其第一家“元宇宙”实体店将于5月9日在加州开业,消费者可以在那里试用和购买Oculus VR头戴眼镜。

4月26日,“果链”巨头歌尔股份公布2022年Q1业绩,同比增长43.37%。其高光业绩中,VR设备起到了重要作用。

VR体育游戏,作为VR设备中承载的一部分,已经能打破资金、设备、时间的限制,在体育启蒙端发挥作用。但VR体育能在多大程度上助力体育产业,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设备本身和软件的升级,以及后续内容的持续运营。

Related Pos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