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yu乐鱼体育在线登录

知岸析法 关于“销售产品侵害商标权的认定”的法律问题

Posted by admin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2019修正)》第五十七条(一)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的;(二)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近似的商标,或者在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容易导致混淆的;(三)销售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的;均属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

本期我们就来聊一聊在京东、天猫等网络平台“销售产品侵害商标权的认定”的法律问题。

原告创想者公司取得了第8416736号“文房第五宝”注册商标,该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类别为第16类,包括“临摹用字帖、文具”等,其发现在京东商城开设经营的“瑞美思文化用品专营店”网店上大量销售侵犯涉案“文房第五宝”商标权的水写布产品,故起诉至法院,要求被告:1.判令二被告立即停止生产、销售、许诺销售侵犯创想者公司商标权和商标使用权的侵权产品;2.判令二被告赔偿创想者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支出30000元;3.判令本案诉讼费用由二被告承担。

瑞美思公司辩称:一、创想者公司未使用涉案商标;二、不足以证明侵权,不承担侵权责任;三、已超过诉讼时效;四、即便侵权,也应当按照实际获利判赔。

2022年3月7日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作出(2021)京0102民初35426号民事判决书,判令:一、本判决生效之日起7日内,被告瑞美思公司赔偿原告创想者公司经济损失6000元及合理开支2000元;二、驳回原告其他诉讼请求。

2022年8月4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作出(2022)京73民终1194号民事判决书,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院依据查明事实,认为:原告创想者公司享有涉案商标的商标权,原告提交续展证明,证明商标持续有效。本案中,被诉侵权水写布产品上标注“文房第五寳”字样,属于在相同的商品上使用与注册商标相近的标识,容易导致消费者的混淆与误认。因此,被告的前述销售行为侵害了原告的注册商标专用权。

上述案件一审、二审均已判决。笔者代理了多起创想者侵害商标权纠纷案件,对于在京东、天猫等网络平台销售产品存在侵权事宜的相关法律问题,当然如果是线下销售产品侵权,也是基本思路,笔者简要做出相应的总结与思考。

电子商务平台基本是以不承担侵权连带责任为原则,以承担连带侵权责任为例外,如:

京东、天猫等公司作为电子商务平台,非被诉商标的直接销售方,一般对被诉侵权产品的链接进行删除,完成产品下架的工作,则已经尽到相应的义务,不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或者连带责任。如笔者代理的其他案件,(2021)京73民终4028号民事判决书认定天猫不承担连带责任,(2019)京0102民初22162号民事判决书认定京东不承担侵权责任。

例外情况,如电商平台允许用户开设“旗舰店”类的店铺时,对入驻商家资格的审查规则中,仅要求提交商标申请受理通知,不能视为其尽到了合理注意义务,应当承担帮助侵权责任,如(2017)京民终737号民事判决书中认定京东平台承担连带侵权责任。

笔者代理的创想者案件就诉讼时效问题出现2次变化,一是法律法规促使诉讼时效的延长,一是诉讼时效的中断。

法律法规促使诉讼时效的延长:创想者取证时间为2016年9月,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2002年)》第十八条 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诉讼时效为二年,自商标注册人或者利害权利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侵权行为之日起计算。2017年3月15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施行,第一百八十八条 向人民法院请求保护民事权利的诉讼时效期间为三年。诉讼时效期间自权利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受到损害以及义务人之日起计算。2018年7月23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解释》施行,第二条 民法总则施行之日,诉讼时效期间尚未满民法通则规定的二年或者一年,当事人主张适用民法总则关于三年诉讼时效期间规定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根据上述规定,创想者公司的诉讼时效为三年,创想者首次起诉时间为2018年10月,符合三年诉讼时效规定。笔者代理的其他案件中,亦遵从诉讼时效延长的规定,如(2022)京0491民初8899号。

目前上述几个法律条款均已失效或被修订,修订前或者失效前产生的法律纠纷遵从纠纷产生时的法律法规,现法律条款已经统一诉讼时效为三年,详见《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2020修正)》第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一百八十八条。

诉讼时效的中断:《民法典》第一百九十五条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诉讼时效中断,从中断、有关程序终结时起,诉讼时效期间重新计算:(一)权利人向义务人提出履行请求;(二)义务人同意履行义务;(三)权利人提起诉讼或者申请仲裁;(四)与提起诉讼或者申请仲裁具有同等效力的其他情形。故而因创想者于2018年10月起诉,2019年1月撤诉,诉讼时效自2019年1月重新起算。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2019修正)》第五十七条(一)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的;(二)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近似的商标,或者在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容易导致混淆的;(三)销售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的;均属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

笔者代理的本案件中,侵害商标权行为主要体现在所销售的产品中含有“文房第五宝”的标识,案件分为2种类型,大多数的情况是电商平台自产品标题描述,产品介绍图片中均显示了商标标识,所售卖的产品中亦含有商标标识,这种情况相对比较好判断,直接符合《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的规定的侵犯商标专用权的行为,如笔者代理的其他案件(2019)京0102民初22157号。另一种情况,如本案中相对侵害商标权比较隐蔽,在平台标题及产品描述中均未显示商标字样,但购买产品中含有商标字样,这种侵权情况权利人在发现侵权时,可能耗费更多的精力去判断。这时一般在平台以商标作为关键词进行搜索,搜索到侵权产品的可能性较高,进一步判断则需要实际购买产品后才能判断。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2019修正)》第六十三条规定;“侵犯商标专用权的赔偿数额,按照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确定;实际损失难以确定的,可以按照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确定;权利人的损失或者侵权人获得的利益难以确定的,参照该商标许可使用费的倍数合理确定。”“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注册商标许可使用费难以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五百万元以下的赔偿。”

第六十四条第(二)款 销售不知道是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能证明该商品是自己合法取得并说明提供者的,不承担赔偿责任。

本案中因瑞美思公司未证明合理来源而需要承担赔偿经济损失的责任,笔者团队代理的其他案件中,案号(2014)高民终字第2403号,销售者郭某向法院提交了送货单、送货人营业执照等证据,证明销售的被诉侵权商品具有合法来源,且价格与正品差异不大,故而该销售者仅需承担停止侵权的责任,无需承担经济损失的赔偿责任。

销售产品存在商标侵权的判断相对是比较简易的,销售者如果销售的是“三无”产品,那么其难以证明合法来源,如果对于产生侵权纠纷的案件置之不理,则可能放弃抗辩的权利,对于其自身也是不利的。销售者在销售产品时,对于其商标应当有个初步认识,要求供货方提供商标证书或者授权证书,进行初步判断,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减少自身的侵权风险。

李新苗,北京知岸律师事务所律师,主攻知识产权方向,主办了大量著作权纠纷案件、商标授权确权行政纠纷案件、商标侵权案件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件;同时承办了部分民商事案件。

北京知岸律师事务所是一家以知识产权为核心,同时提供资本市场、企业并购、公司合规、劳动争议等民商事业务的综合性律师事务所。

知岸所始终坚持研究与实务并重,秉承“专注、卓越、勤勉、诚信”的执业理念,竭诚为客户量身定制全方位、多层次、高效综合的法律服务。

Related Post

Leave A Comment